南昌理论网

首 页 >> 社科博览 >> 正文

木作“活化石”:刘贺大墓经典棺椁探秘

来源:光明网 编辑:张枫瑶 时间:2017-12-27

    本文摘自王金中著《管窥汉代文明之光——海昏侯墓出土文物探析》

    中国古代把建筑业分为木作、石作、泥作、竹作等工种,其中木作又分为大木作和小木作。大木作主要指用木料建造殿、堂、宫、宇以及房屋、牌楼等各类建筑;而小木作则指用木料制作桌椅、案台、床榻、箱柜之类的家具。海昏侯刘贺墓的主体建筑属于纯木质结构的棺椁,是汉代最完整、最典型的木作建筑的实物样本,它就像一块“活化石”,集中体现着中国古代木作的高超技术水平,也凝聚着二千年多前鲁班式工匠的丰富智慧。

    探秘之一:如何筹措超大、超长、超重木料?

    有人对建造刘贺大墓的棺椁用料进行过测算,按照最保守的估算,最少需要成材木料300~400立方米以上,折合长圆木料约需500~600立方米。在这批巨量木材中,有许多是超大、超长、超重的木料。人们发现一件椁板上刻着“三尺九”,推测当时这件圆木的直径达三尺九寸(图1)。汉代的一尺相当于现在23·1厘米,三尺九约为90多厘米,可见建造大墓的木材原料都是很粗壮的。

图1

    秦汉时期木工使用的工具非常原始。有资料记载,西汉以前就出现了铁器,但仍以铜器为主。因此,木匠手中的工具多以铜制、铁制为主,专用的有斧、斤、凿,后来出现了刀、鐁(sī,音斯)。至于现代木工普遍使用的工具——框架锯和刨子,那是宋元以后的事情,在汉代还没有出现。面对如此巨量的木材,使用如此简陋的原始工具,如何伐木?如何平木?又如何搬运?这些都是大木作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再有,海昏侯墓建造的工期十分有限。刘贺当海昏侯是元康三年(公元前63年),29岁。一般地说,应该在封侯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元康四年开始兴建陵墓,而到神爵三年(公元前59年)刘贺33岁时去世,满打满算不到四年。短短的四年之内完成这座木构棺椁的建造,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综上,在木材使用需求量大、木工工具落后、工期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完成大墓建造所需材料的筹措呢?

    一是多地采伐。古时海昏县隶属于豫章郡管辖,而豫章郡位于山多林密的偏远之地,归扬州刺史部管辖。在豫章的东、南、西三个方向上,有怀玉山、九岭山、大庾(yǔ,音禹)岭,再往南,还有武夷山脉、罗霄山脉,这些山上遍布着大量原始森林,百年以上的大树随处可见。因此,可以选择多地采伐建造大墓所需要的各种木材。采取多地同时采伐的施工形式,显然可以大大节省筹措木料的时间。汉代伐木使用的工具主要是金属斧头,完全靠人工砍伐。其方法是:首先,确定树木伐倒的方向,清理其周围的灌木、杂草等障碍物。其次,用斧头在树木根部砍出一个深入其直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三角形开口,并使开口对着将要砍倒的方向。最后,在树倒方向的反侧,再用斧头砍出一个垂直于三角形开口的缝隙。这样,一棵完整的树木便会放倒。

    二是就地加工。放倒的树木就地加工,一可以节省时间,二可以减少运输时的重量。加工包括圆木取方、平木、开解大料等。仔细观察海昏侯墓椁室所使用的长条方木,没有发现锯和刨的痕迹,说明汉代还没有框架锯和刨子,因而就地加工只能使用斤、鐁、斧、凿、楔等简陋工具。那时开解大木的方法十分笨拙,先沿木料纹理打进一排楔子,待开裂后再用斧头砍或凿子劈,这就如同现在的石匠开解石料一样。平木时使用斤和鐁。斤,《国语·齐语》韦昭注“斤形似鉏(chú)而小。”鉏即锄,其刃横。古代形状似锄的斤,与现代所说的锛差不多,它与竖刃的斧有区别。鐁,《释名·释用品》:“鐁,鐁弥也。斤有高下之迹,以此鐁弥其上而平之也。”鐁也称为削,《淮南子·本经》高诱注:“削,两刃句刀也。”可见,在没有锯和刨之前,斤与鐁是古代重要的平木工具。

    三是水路运输。由于汉代还没有运输超长、超重、超大货物的大型车辆,因此大木料的远距离搬运,主要靠水路。海昏侯墓紧靠鄱阳湖西南,周边水系丰沛,有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水五大河流及各级支流,再加上青峰山溪、博阳河、樟田河、潼津河等独流小河,因而通过河湖从水路顺流而下,将采伐加工后的大木料运到墓地成为最佳方式。

    四是枕木搬运。把水路运输来的大木料再搬运到施工现场,主要靠简单机械。对于达到4~5吨重的椁板,即使是在施工现场,人工搬运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考古挖掘中有两个现象值得关注:其一,位于墓底的横向椁底板揭开后,下面还有纵向铺设的枕木,也就是说,当墓底找平后,首先铺设的是枕木。其二,刘贺沉重的棺床下面,装有四个木轮,显然当初是靠这四个木轮将主棺推进椁室。可见,用木轮推重物,是当时施工的一种方式。由此两点推测,超长、超大、超重的木料,很可能是先装上可以重复使用的活动木轮,再从铺好的枕木上推进施工现场。枕木就相当于滑道,通过木轮便可以方便地将大木料运至施工位置。

    探秘之二:如何兼顾椁室的礼制规范与实用功能?

    古代的棺,指的是盛放死者的木制葬具;椁,是指套在棺外的木质封闭式结构。木棺出现于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时期,木椁出现于龙山文化时期,主要用于氏族头领的埋葬。殷墟商王陵墓室中,多用大木条叠压成方形或亚字形的椁室,其正中安放商王棺木。至周代,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普遍实行棺椁埋葬,并且形成区分等级尊卑的制度。《礼记·檀弓上》说:“葬也者,藏也。藏也者,欲人之弗得见也。是故衣足以饰身,棺周于衣,椁周于棺,土周于椁。”也就是说,死者在埋葬的时候,先用足够的衣服掩饰身体,衣服四周是棺材,棺材四周是椁木,椁木四周是泥土。这种棺椁的设置有严格的规定,《庄子·杂篇》记载:“天子棺椁七重,诸侯五重,大夫三重,士再重。”秦汉时期一般沿用周礼的规范,因此,刘贺墓的棺椁设计应当不超过五重。

    在考古发掘中人们确认,刘贺墓实为“三椁两棺”。那么,这三重椁是如何构成的呢?

图2

    刘贺墓的椁室是由主椁室、过道、回廊形藏椁、甬道和车马库构成(图2)。主椁室东、北、西三面按功能区分环绕着回廊形藏椁;主椁室高出周围回廊形藏椁0·6米;主椁室与藏椁之间辟有宽约0·7米的过道;主椁室与墓道之间有甬道,甬道内为乐车库,甬道东西两侧为车马库。如果画出剖面图,三重椁之间的关系便一清二楚了(图3)。

    一重椁:构成整个400平方米墓室的外围,其外是封土,其内是棺椁。

    二重椁:与一重椁之间构成藏椁、甬道和车马库,它们围绕在主椁室四周。

图3

    三重椁:与二重椁之间形成一个过道,过道的外侧是回廊形藏椁,内侧则是安放主棺和重要随葬品的主椁室。

    可见,这三重椁结构清晰,设计巧妙,布局合理。

    古代建造一重椁与二重椁多采用梓木,因此,由两重椁而形成的椁室也叫“梓宫”。霍光死后,汉宣帝赏赐的随葬物品中,就有“梓宫”。

    当然,从考古发掘看,刘贺墓的一重椁为六面,二重椁有五面,三重椁只找到四面。有人认为,一般的椁室应由六面组成,五面也可以勉强称为椁室,而四面就不能称为椁,只能称为隔板。据此而论,刘贺墓只能称为“两椁两棺”。这种看法有一定道理。

    应该说,无论是“三椁两棺”还是“两椁两棺”,都符合海昏侯刘贺死亡时的身份,符合墓葬的礼数,没有僭越。同时,从总体设计上看,椁室的结构充分考虑到汉代贵族实际生活的需要。

    首先,50平方米的主椁室用隔板划分为东西两室,模仿的是墓主人生前“东寝西堂”的居室格局。东室两窗一门,西室一窗一门,两室之间有门道相通,好比如今住宅中的套间,居住起来非常方便。

    其次,三面回廊形藏椁,模仿的是汉代贵族宅第的建筑布局,即厢房、配房、仓库等附属生活用房,整齐排列在主体寝堂的周围,根据使用需要确定其面积大小。

    再次,0·7米宽的过道,模仿的是贵族宅第中的长廊、小路,把主体寝堂与生活用房连接起来,主人随时可以从过道进入各处房间,仆人也可以应主人呼唤进入主体寝堂服务。有人猜测,海昏侯墓设置的过道,是预留空间,为的是安放皇帝赏赐的“黄肠题凑”。这个说法没有根据。“黄肠题凑”是古代设在棺椁以外的一种木结构,它是由黄色的柏木心做堆垒材料,称为“黄肠”;堆垒时柏木“木头皆向内”,称为“题凑”。“黄肠题凑”是墓葬中的最高规格,必须经过天子的特赐才能享用。刘贺去世的前一年,由于梦想当豫章王而被汉宣帝下诏削去三千户食邑,这个时候他怎么能够指望得到“黄肠题凑”的赏赐呢?

    第四,主椁室南面竖起来的一排立木,模仿的是宅第大门和影壁,就像高墙一样把室内与室外、内宅与外院严格分开(图4),从而确保了内宅的安全。

图4

    最后,南面的甬道、乐车库、车马库,模仿的是贵族从宅第中出来,在大门口乘车出行的场情,先导的金车、鼓车,乘坐的安车、轺车,都已齐备,随时可以出发。

    总之,既考虑到礼制的规范,绝不僭越;又考虑到死后实际的需要,事死如生,这就是海昏侯刘贺棺椁设计的一大亮点。由此人们也可以看出,与商、周时期的墓葬讲究严格的礼制规范有所不同,汉代的墓葬在遵守礼制规范的基础上,更注重于营造一个与死者生前相似的“死后生存环境”。前者体现的是死者生前所享有的政治地位,而后者体现的却是死者身后所享有的财富和舒适生活。刘贺生前在政治上遭到过两次残酷的打击,曾经从皇帝被废黜为平民,封侯后又被削去食邑三千户。这些惨痛的教训使年轻气盛的刘贺在政治地位上已无所求,他只是寄希望于能过上富足、美满、幸福的贵族生活。这种情绪反映在棺椁的建造上,兼顾礼制规范与实用功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两者的高度统一,成为一种最明智的选择。

    探秘之三:大跨度的椁室如何支撑起巨大的重量?

    与普通建筑物的屋顶不同,刘贺大墓的椁室一是跨度大。南北长约17·2米,东西宽约17·1米,总面积约400平方米左右,使用的椁木最长超过10余米!二是承重量大。必须承受住其上8米深的填土和7米高的封土重量,两者相加达15米。如果按照1立方米泥土的重量大约1·5吨左右计算,那么,1平方米的椁板必须承受大约22·5吨的重量;400平方米椁室的总承重量达到10000吨以上!因此,大跨度的椁室如何支撑巨大的重量而不被压垮,对于木质建筑的结构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

    首先,一重椁采用井干式结构。中国古代木构架有干阑、抬梁、穿斗、井干四种不同的结构方式。

    干阑式构架的特点是,采用立柱将房屋下部架空,使房屋与地面脱离,达到防水防潮的效果。七千年前的河姆渡木屋就采用这种结构。

    抬梁式构架的特点是,在柱顶上迭架木梁,木梁逐层缩短,形成三角形屋架。宫殿、坛庙、寺院等大型建筑物中常采用这种结构方式。

    穿斗式构架的特点是,以柱直接承檩,没有梁,原作“穿兜架”,后简化为“穿逗架”和“穿斗架”。由于这种方式用料较少,便于施工,因此,广泛运用于民居中。

    井干式构架,又称“井榦(gàn)”式构架,它的特点是将长木两头开榫卯,组合成木框,再叠合成墙体;转角处的木料相交出头,与“井上四交之榦”的形状相似,因此称为井干式。井干式的构架耗材量大,但叠木形成的墙体能够承受住较大的重量。刘贺大墓一重椁采用井干式构架,能够有效地直接承受住来自侧面和顶部的泥土重量。

    其次,遍打木桩支护。为了增加井干式结构所形成的墙体强度,在一重椁内侧,打下几十根粗壮的木桩。仅乐器库就发现九根之多(图5)。这些木桩既可以有效地支护墙体不被侧面的泥土挤垮,又可以承受上面填土和封土的部分重量,起到“立木顶千斤”的作用。

图5

    再次,二重椁、三重椁主要采用柱—枋结构。鉴于二重椁与一重椁之间相隔3米左右,三重椁与二重椁之间相隔0·7米,因此,二重椁、三重椁的设计不仅考虑到分割空间,更考虑到承重需要,它们的构架有别于一重椁井干式,而采用柱—枋结构,即类似立柱之间加梁枋的建筑形式。椁室内的立柱采用榫卯结构栽入椁底板,立柱之间安装加工后的板材。这样既可以有效分割椁室的空间,增强实用性;又以较密的柱—枋直接承受来自顶层椁板的重量,增强椁室的强度。此外,在墓道口和主椁室南部等关键部位,全部采用立柱为墙,以增加承重分量(见前图4)。

    第四,主椁室巧用隔板承重。海昏侯墓中最大的空间是位于中部的主椁室,它的承重对于整个建筑至关重要。主椁室东西长约7·4米,南北宽约7米,通高约3米,面积约51·8平方米,承重必须达到1200吨以上。为此,仍然采用柱—枋结构,打一道能够承重的隔板,把主椁室分割为东、西两室:东室稍宽,约4米;西室稍窄,约2·9米。这样,就使主椁室顶部的承重量大大增强了。

    探秘之四:如何以榫卯连接各类构件?

    榫卯结构是我国古代木质建筑结构的独特传统,也是木作技术的精髓,在世界建筑领域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无论是立柱、梁枋,还是桁檩、斗拱,古典建筑构件都离不开各式各样的榫卯结构相连接。海昏侯墓的棺椁建造,没有使用一颗金属钉子,也没有依靠任何金属构件加固,完全依靠榫卯连接。这生动体现了二千年多前我国的木作榫卯结构已经发展到非常成熟的阶段。

    榫卯是在两个木构件上采用一种凹凸结合的连接方式。凸出部分叫榫(或榫头);凹进部分叫卯(或卯口、榫槽),榫与卯咬合,可以起到连接作用,并有效地调节木构件的受力范围,限制向各个方向的扭动。最基本的榫卯结构由两个木构件组成,其中一个的榫头插入另一个的卯口中,使两个木构件连接并固定。河姆渡干阑式木屋就使用了大量榫卯结构,经历了七千年的风雨,至今仍然牢固地连接在一起。

    按照宋代《营造法式》和清代《工程做法则例》的归纳,木构建筑上的榫卯根据功能的不同,大体划分为六类20余种。从海昏侯墓考古现场公布的图片观察分析,其棺椁建造使用的榫卯大体有以下几种:

    ①透榫。这是大木构件最常见的榫卯结构,它是将卯口打透梁或柱,再将榫头插入卯口。海昏侯墓的椁室处处可见(图6)制作透榫时往往将卯口的入口开大而将出口开小,相应地,榫头也做成前小后大,所以又叫大进小出榫。透榫多用于拉结构件,能够使组合起来的木料做90度或180度衔接。

图6

    ②半榫。顾名思义,半榫是透榫的一半,使用时将卯口打入一半,榫头也做一半,然后将榫头插入卯口。海昏侯墓中的柱—枋结构,使用的就是半榫(图7)。

图7

    ③馒头榫。这是用于梁与柱垂直相交时的榫卯结构,它的榫头一般做在柱子上,而且要做成覆斗形,如同馒头一样;而卯口则开在梁子上,相应地要铲出八字楞,以便安装。馒头榫的作用是固定垂直构件不使其水平位移,因此平时作用不大,一旦受到地震等水平方向的外力时,便会起到稳定的作用。海昏侯墓的部分立柱上,就残留着馒头榫(图8)。

图8

    ④管脚榫。它与馒头榫在同一个立柱上,只不过馒头榫在立柱的上面,而管脚榫却在立柱的根底部。由于海昏侯墓的所有立柱都安装在椁底板上,因此必须靠管脚榫来固定。管脚榫比馒头榫的榫头要长一些,卯口直接打在椁底板上,以确保立柱不位移。人们在海昏侯墓中的一块椁底板上,就发现了三处管脚榫的卯口(图9)。

图9

    ⑤燕尾榫。这是最古老的一种榫卯结构,七千年前河姆渡的木屋建造就采用过燕尾榫。燕尾榫又称为大头榫、银锭榫。榫头的形状是端部宽,根部窄,与之相应的卯口则是里面大,外面小,安上之后构件不会出现拔榫现象。在大木构件中,许多需要承受拉结力量的部位,都使用燕尾榫,以增强稳固性。

    此外,海昏侯墓的棺椁还使用平口榫、龙凤榫、双层凸榫等,这些都是最古老的榫卯结构,到汉代时已经流传了几千年。

    探秘之五:主棺上的棺盖板是如何拼接起来的?

    古代的棺与椁是有着严格区别的。一是棺尤其是内棺是直接盛放死者尸体的,而椁则是盛放棺的。二是椁要用砍制的方木在墓坑内垒砌而成,而棺则是用木板拼接起来,再做成封闭的木匣形状。这是棺椁最显著的区别。三是椁一般无漆饰,而棺则髹漆,有的还有华丽的彩绘。

    按照这样的区别,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刘贺大墓中的主棺分两重。一重是内棺,长约2·7米,宽约0·8米,由于垮塌,高度不详;另一重是外棺,长约3·71米,宽约1·44米,残高0·46米~0·96米,根据倒塌前和板与后档板高度推测,外棺原高约1·36米(图10)。内棺与外棺如今均已面目全非,只有这两重棺的棺盖板保存基本完整。古代很少有超过1米的大宽度的板材,因此,超过1米的主棺盖板只能用木板拼接。从木作的角度看,内棺与外棺的盖板采用的是两种不同的拼接工艺。

图10

    先说外棺。外棺的棺盖板是由8块完整的木板拼接而成的,每块木板长约1·44米,而宽度不等,厚度达到10~15厘米(图11)。

图11

    怎样把这8块既重且厚的木板拼接成一块宽1·44米、而长度达到3·71米的盖板呢?木作所采取的工艺是“裁口或企口加穿带”的方式。裁口,就是将木板与木板的衔接处,各裁下一块,然后两块木板搭接在一起。企口,也叫龙凤榫,是在一块木板的边沿打出卯口,而在另一块木板的边沿做出榫头,然后将两块木板的边缘互相咬合。穿带,是将拼接的木板背后,刻剔出燕尾槽,即卯口。槽一端略宽,另一端略窄。然后将事先做好的穿木打入槽内,穿木的榫头也是一头略宽,一头略窄。穿木入卯后便把拼接的木板有效地锁合起来(图12),并起到防止拼接的木板凹凸变形的作用。外棺盖板就是用2根纵向的穿带,把8块横向的木板牢固地拼接起来,以至于在2000多年后的今天,当人们用杠杆整体撬动时,外棺盖板依然牢固不散。

图12

    再说内棺。尽管内棺盖板比外棺小一些,但更需要木材相对完整,做工更加精细。因此,内棺盖板在拼接上采用的是“攒边打框、穿带装板”的工艺(图13)。攒边打框,就是先做一个长2·7米、宽0·8米的大木框,木框的四角做成45度角的榫卯衔接,内侧开槽以备将中心木板与穿带插入。穿带装板,就是先将中心木板的四周做成榫头,以备插入大木框的卯口,再将中心木板的背面加三至四道穿带(图14)。

图13

图14

    这样拼接起来,就使内棺盖板成为十分牢固严整的一体。这件内棺盖板是中国最早创造的“攒边打框、穿带装板”的木作工艺实物,非常珍贵。这种把小木料拼接成大板材的技术,如今在建筑和家具制造中得到广泛应用。

    木构架建筑体系是中国古代建筑的主体,它以历史悠久、体系独特、分布广泛、延绵不断、持续发展而闻名于世界建筑史。中国的这一建筑体系,从前期的土木结合,到后期的砖木结合,一直延承着以木构架为主体的结构、以木作技术为主要工种的构筑传统。深入分析研究海昏侯墓棺椁的建造特色,使我们更加清醒地看到,传统建筑的木作,不仅是历史积淀的古老技术,也是仍在使用的鲜活技术。从这个意义上说,海昏侯墓棺椁的建造,创造了一个木作技术的经典范本,成为中国古代木构架建筑的“活化石”。正因为如此,建议即将建设的海昏侯国遗址博物馆,一定要在刘贺大墓的原址上,按照原样将已经拆解的棺椁重新恢复起来,并且作为文物重器突出展示,让世人真切地感受到我国古典建筑曾经拥有的辉煌!

    本文参考资料:《史记》、《汉书》、《简明中国历史地图集(谭其骧)》《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孙机)》、《从历史中醒来(孙机)》、《中国古建筑木作营造技术》、《汉代墓葬艺术考述》、《考古2016·7》;《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展板说明、近期报刊有关新闻报道。

    图片来源:《五色炫曜》、《惊世大发现》展览、首都博物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