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理论网

首 页 >> 问道南昌 >> 正文

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评价与改进研究

来源:南昌理论网 编辑:殷玉琼 时间:2019-04-15

     郭建斌

    文化消费质量的高低是城市居民精神面貌和社会发展变化的晴雨表,也是衡量一个国家历史文化积淀、社会文化氛围和国民文化素养的核心标志。当经济发展更少地依赖制造业,而更多地依赖知识的时候,高质量文化消费促进地域发展的价值就日益凸显。近年来,随着知识经济的不断发展,影响都市发展的主导因素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制度创新、环境改进等文化创意层面因素逐渐超越取代了资本、资源等传统要素,成为都市发展的关键动力来源。这种情况下,改进文化消费质量也随之成为政府相关部门关注的热点。在“高质量发展”的政策要求下,如何科学评价都市文化消费质量,如何改进文化消费质量演进路径,如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高质量文化消费需求,已成为理论和实践层面亟需解决的重大课题。在此背景下,南昌社会科学院课题组对南昌市对文化消费质量进行分析评价,有助于深刻认知影响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演进的相关政策问题,同时也有助于探索文化消费质量改进的科学路径,最终有利于形成新时期南昌市文化事业发展的顶层设计和宏观决策。

    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综合评价

    当前,关于都市文化消费质量评价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都市文化消费质量的高低是由供给决定,高质量文化消费产品的充足供给会引起文化消费质量提升,供给不足会造成文化消费质量不高;另一种观点认为都市文化消费质量高低取决于文化消费品或服务的价格水平,过高的价格水平会导致文化消费需求不足从而引起文化消费质量不高。然而,这两类评价孰优孰劣,很难决断。课题组对南昌市文化消费的调研从供需特征、短期政策、市场成熟度等多个角度运用层次分析法进行综合评价,以期求得更为客观准确的评价结果。

    (一)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阶段特征及政策效果

    为了对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进行科学合理的评价,参照以往经验,根据评分值的大小对评分的年份进行分类,评分值低于0.3的年份为低质量演进阶段,评分值在0.3—0.5之间的年份为中等质量演进阶段,评分值大于0.5的年份为高质量演进阶段。根据最近十年来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评分结果绘制散点图(图1),并按照评分值进行分类,第Ⅰ类年份为文化消费低质量演进阶段,第Ⅱ类年份为中等质量演进阶段,第Ⅲ类年份为高质量演进阶段。

    图1文化消费质量评分散点分布

    第Ⅰ类年份包括2008、2009、2010年,质量演进比较平缓,其中2010年的评分值与2009年的评分值相比几乎没有变化,可能是受到2008年经济危机的影响,居民文化消费在后两年都有所收紧,导致质量评分的变化不大。第Ⅱ类年份包括2011、2012、2013、2014年,这个阶段比较明显的特征是质量演进有连续波动,考虑到近十年来南昌市一般商品平均价格水平和居民收入水平一直是平稳增长,并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因此引起波动的原因可能是短期文化消费政策干预刺激的结果。第Ⅲ类年份包括2016、2017年,文化消费质量演进的速度加快,且没有出现回落的演进趋势,这种特征也可能是受到新一轮短期文化消费政策干预刺激的表现。

    通过计算,第Ⅰ类年份质量评分均值为0.244,第Ⅱ类年份质量评分均值为0.390,第Ⅲ类年份质量评分均值为0.625。文化消费质量从第Ⅰ类年份到第Ⅱ类年份演进的评分均值增量为0.146,从第Ⅱ类年份到第Ⅲ类年份演进的评分均值增量为0.235,增量变大说明近十年文化消费政策干预效果是明显的;两次评分均值增量的增长率达到61%说明第Ⅲ类年份的政策干预程度要远强于第Ⅱ类年份的政策干预程度。

    (二)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演进特点及动因构成

    研究对2008-2017年南昌市产出值(GDP)进行归一化和缩放处理,使得2008年的产出值与2008年的文化消费质量评分值保持在同一坐标位置,这样的处理便于后面的比对分析(见图2)。

    图2 文化消费质量演进路径

    从图2可以看出,2008-2010的三个年份,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演进的特点是持续增长,且增长的速度比较缓慢,其中2010年文化消费质量的评分值略微大于2009年的评分值;而在2011-2017的七个年份,南昌文化消费质量演进出现了持续的波动,而且波动的强烈度有持续加大的趋势,评分值从2010年的0.251增长到2017年的0.720,增长的速度很快。由此可见,2010年是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演进的分界点,2010年前是持续增长,2010年后出现了持续的波动,而且文化消费质量演进是随着产出增长进行波动,2017年文化消费质量评分值在产出线之上,其余年份均在产出线之下,说明2017年文化消费更有利于高质量产出增长。

    由图2可见,在经济平稳增长的情况下,短期刺激政策的干预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文化消费质量的持续波动。2011年,南昌市出台《南昌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12年出台《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和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发展大繁荣的实施意见》、《南昌市文化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这一系列政策效应相互叠加使得文化消费质量的演进出现了连续波动。2016年南昌入选首批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城市,市政府投入1040万元开展试点工作;2017年南昌市出台《南昌市引导城乡居民扩大文化消费试点工作实施方案》。2016-2017年的政策干预作用非常明显,使得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评分进入了高质量阶段,而且增速很快,2017年达到10年来的最高水平。

    (三)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改进的关键问题及政策趋势

    短期内居民文化消费具有强烈的惯性,因此无论是供给方面的政策还是需求方面的政策,其实施的核心目的是要打破原有的消费惯性,同时培养新的文化消费习惯,在供给方面表现为优化供给结构,在需求方面表现为采用价格手段和收入手段(主要为文化消费补贴)刺激需求。一般而言,居民文化消费惯性的打破以及新消费习惯的培养需要较长的时间,然而短期政策干预的效果往往在较长时期内不具有持续性。短期政策干预的作用显现之后,必须有后续政策的跟进,才能对文化消费质量演进产生持续的影响。从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演进曲线可以看出,文化消费质量的演进受到短期政策的强烈影响,其演进波动的强列程度由短期干预政策的强度决定,且强弱政策干预是间隔出现,即一轮强干预政策之后,下一轮政策往往为弱干预政策;从波动周期来看,每轮政策干预的周期时间平均为两年,但实际上地方政府的短期政策干预经常表现为不具连续性,具体干预政策的制定受到中央文化发展宏观政策调整的强烈影响。

    2017-2018年,中央颁布实施了密集的文化消费政策,但总体来看,其方向依然是优化文化消费的供给结构和进一步引导和扩大文化消费的需求,但政策的重点是供给一侧,其主旨为继续推进文化消费品和服务的深层结构改革。因此,2018年及后续的年份,地方政府会抓住宏观政策调整的契机,调整短期政策干预的方式,继续加大文化建设投资,努力补齐文化消费缺口,但政策干预的核心重点极有可能会落在全面加快文化企业建设领域。

    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改进的路径选择

    当前,南昌市文化消费供需失衡的矛盾比较明显,如果政策干预一味强调供给一侧的调整,而对需求一侧的特征考虑不够,极有可能加剧供需不协同的趋势;

    同时,文化消费惯性的改变在短期内也很难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政策干预的作用旨在缩短消费惯性改变的时间,从量到质的改变,政策干预必须具有连续性;

    另外,市场环境的优劣程度对文化消费质量的改进具有重要的影响作用,协调发展的市场机制更有利于文化消费质量的优化。由此,从文化消费供给与需求、政府职能和市场协调等方向提出南昌市文化消费质量改进路径。

    路径一:加快释放大众文化消费潜能

    大众文化消费潜能的深度释放对南昌市经济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支持作用。在既定的经济发展水平下,挖掘文化消费潜能,会对文化消费质量演进产生正向影响。因此,加快大众文化消费潜能释放就成为文化消费质量改进的重要路径。具体而言,政策干预需要集中在价格调控和收入调控两个方面,一是要制定合理的文化消费品价格。一定时期内,假定收入水平不变,文化消费产品或服务的价格以及各类文化消费产品或服务之间的价格比率对地区文化消费结构的形成起着关键性的影响作用。因此,政策干预的主要目标应该是加大对重点文化产业进行重点支持,采取多种方式使得文化消费产品或者服务的价格降下来,并使得相关文化产品之间的价格比率进一步缩小。二是要用补贴和转移等多种手段调整居民收入。对收入的调整是培养新的文化消费习惯的关键手段,消费者能否在最短的时间改变消费惯性、培养起新的消费习惯,收入的增加是最核心的影响因素。政策干预必须保证其连续性,并重点强调政策干预对打破消费惯性和培养新消费习惯的关键“牵引”作用,让新的消费习惯能在最短的时期内形成,真正做到政策干预有效。

    路径二:深度调整文化消费产品和服务的供给结构

    文化消费产品及服务的供给结构会对文化消费质量改进产生一定的制约作用,文化消费产品及服务的供给结构越是科学合理,文化消费质量的改进就越容易,反之则越难以改进。因此,对文化产品及服务供给结构的优化调整应该成为改进文化消费质量的重要路径,也应成为短期政策干预的重要目标。对文化消费产品及服务供给结构的优化调整,其重点是要解决当前生产性与服务性文化产业不相协调的突出矛盾,在不断加快生产性文化产业发展的同时,要凸出发展服务性文化产业,进一步提升服务性文化产业的比重,增强高质量文化服务的供给能力。一是要总结国内外的优秀经验,探索南昌市服务性文化产业跨越式发展的新道路,比如加快VR产业、网络服务业、文化休闲服务等新型业态的发展,并不断扩大其市场占比,形成较高的社会效益;二是要不断创新,引领文化消费产品及服务的变革,为产品和服务注入新内容,比如在产品和服务的创新中,不断寻求和开发新的特色产品和服务,扩展文化消费的市场边界,丰富文化消费产品和服务的供给。

    路径三:强化政府对文化消费引导、支持和监管职能

    一般而言,公共文化在短期内的供给是稳定的,政府对文化消费质量演进的影响主要在于它的引导、支持和监管职能。政府对文化消费的引导是打破消费者原有消费惯性的强大动力,会对文化消费需求产生强烈的刺激作用,对文化消费产品与服务的供给方的政策倾斜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供给结构,对文化产品与服务交易市场的合理监管确保了文化消费产品和服务市场的正常秩序。文化消费不同于一般的商品消费,它除了要求消费者具备相应的经济能力,还要求消费者具有文化消费的特定精神意识,如果精神意识不强,则可能导致文化消费的可持续性变弱而产生“消费瓶颈”现象。政策干预的目标之一就是引导积极健康的文化消费理念,培养文化消费的精神意识;同时,也要探索利用财税优惠等政策鼓励文化企业的创办和发展,壮大文化消费的供给面;另外,政府面对日益复杂的文化消费品生产和交易过程,需要厘清监管的界限,进一步加强法律建设,尽可能将法律监管与社会监管、行业监管、舆论监管融合起来,确保文化消费品的生产和交易过程不跑偏。

    路径四:全面建设文化消费市场协调发展机制

    协调发展的文化消费市场会使居民的文化消费信心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也会使文化消费的空间进一步扩展,它对文化消费质量的演进具有正向的影响作用。因此,政策干预的方向之一应是促进文化消费市场协调发展机制的完善,进一步健全由市场配置资源的协调发展机制。一是要改进制度,使文化消费市场的正常秩序得以确保,避免在面对不同所有制文化企业时出现政策干预不一致的现象,应努力实现公正、公平、公开的政策环境;二是要完善法规,为政策干预设定依据并划定界限,比如文化消费产品与服务的标准划分、财税调控等都需要明确规范;三是要深入优化文化消费产品与服务的价格形成机制,对垄断经营的文化消费产品与服务,要逐步引入市场机制,对其价格形成中不科学、不合理的部分要进行改革,充分对接居民的文化消费需求,形成较为协调的市场发展机制。